为何东亚国家的恐怖袭击发生率很低

2019-06-07 22:13

今年的这个4月,斯里兰卡占据了世界各大媒体的国际新闻头版,从突发消息到详细信息再到新闻特写、分析,所有的都聚焦在那里发生的血腥事件上:4月21日,斯里兰卡接连发生8起爆炸,造成至少359人死亡,超过500人受伤。这应该是2001年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后,造成死伤最为惨重的恐怖袭击事件。

没有免疫恐怖主义和极端宗教的乐土

在2009年泰米尔猛虎组织被政府军彻底剿灭后,斯里兰卡就很少获得登上国际新闻的热点版面了,即便是内部宫斗,很短时间后吃瓜群众也就看厌了。

而斯里兰卡出境率最高的地方应该是各大旅游网站,不少人对这个佛教徒占人口大多数的国家的印象就是“与世无争的佛性”,是印度洋上的热带岛国,有阳光沙滩,景色宜人。

然而当恐怖袭击发生时,所有这些迷人的风景瞬间都变成了人间地狱。8起爆炸有三起针对基督教教堂,另有三起针对外国游客密集的高档酒店。

按照目前已知的信息,袭击者是当地一伙穆斯林极端组织,且与臭名昭著的“伊斯兰国”有勾结。作案动机可能是为“报复”此前发生在新西兰一所清真寺的独狼式恐怖袭击。

除格外血腥之外,斯里兰卡的这起悲剧与此前发生在世界各地的其他恐怖袭击并无区别,因为仇恨所以制造杀戮,然后通过杀戮种下新的仇恨,为新的杀戮埋下伏笔,而杀戮的目标,是无辜、且手无寸铁的平民。

极端宗教意识形态是最容易滋生恐怖主义的精神土壤,因为这种人类文明“瘟疫”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讲理”。以“反智、非理性,绝对排他性”的意识形态说教将人类社会强分敌我。世界上的劳苦大众是“瘟疫”的“易感人群”,他们饱受世间辛酸,心中往往积怨慎重,而极端的宗教信仰能让他们瞬间被赋予“神圣的使命”,还被承诺一旦为“信仰牺牲”,死后能如何如何享尽极乐,而现世的一切苦难其实都是那些所谓的“敌对分子”、邪恶“异教徒”造成的。

极端宗教其实就是为人生不如意者提供了一种“失败的借口”。这种意义上,其实,每个国家和社会,都存在滋生恐怖主义的潜在风险。如斯里兰卡和新西兰这般“与世无争”的国家都发生了如此惨烈血腥的暴恐事件,正说明这个世界上没有免疫恐怖主义和极端宗教的乐土。

为何东亚国家的恐怖袭击发生率很低

然而这个世界上仍然有许多国家和地区总体来说是安全的,这些地方无论经济发展水平或文化背景,都具备成为“现代国家”的基本前提。

首先,要拥有一个有效的政府,能够有效的垄断有组织合法暴力保障公共安全,维护社会秩序,能够有效的控制地方,并建立从中央到地方的官僚制度和官僚队伍,提供公共产品。

再者,世俗社会应当是国民的普遍共识。世俗社会并不排斥宗教的存在,但宗教教义只能起道德规劝的作用,充当社会普遍道德准则,宗教组织则是推动社会良善治理的有益补充,比如做慈善和组织社区服务,宗教并不能干涉国家治理和人们的衣食住行等世俗生活。此外,宗教信仰自由受法律保护,人既有信的自由也有不信的自由,更有信不同教派的自由。因此一般情况下,“政教合一”乃至“不信我,我就会杀死你”的极端宗教思想,在世俗社会很难有市场。

不难发现,东亚国家的恐怖袭击发生率很低。中日韩三国不仅都有着稳定有效的现代政府,此外,“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儒家世俗哲学浸润数千年,从来就是世俗化的社会。而西亚中东的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则恰恰相反,伊斯兰教是先天的政教合一,反恐战争名为“反恐”,但战火摧毁了原有的秩序,恐怖分子当然在这个地区越来越多。

恐怖主义已经演进到2.5甚至3.0版

时代进步的光明背后也有阴影。“9·11”事件的始作俑者基地组织代表着恐怖主义的1.0版本,在极端思想的鼓动下,恐怖袭击本身还要依托严密系统的组织,将人员和物资向袭击对象国进行渗透。因此随着美国发动反恐战争,完善情报系统,守住国门,基地组织也再难对欧美国家发动袭击。然而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却随着人类社会进入社交媒体时代,将恐怖主义推升到2.0版本。而这次斯里兰卡的恐怖袭击事件很可能预示着恐怖主义已经演进到2.5甚至3.0版。

在社交媒体时代,在话语权去中心化的同时,信息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更广范围内传播。乐观的人们原本以为,随着信息渠道的多元,社会会更加多元、理性、公开和公正。

然而现实恰恰相反。社交媒体时代,表面上百家争鸣,实际上却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社会的严重撕裂。人们从政府和传统媒体的“信息垄断”解放出来的同时,也获得信息选择的主动权。本能的每个人都倾向于与自我认知一致的观点,而排斥“逆耳”的不同声音,进而强化了每个人原有的偏见。恐怖分子正是利用这一点。

只要注册一个社交媒体账号,张贴一些图片海报,发布一些宣传视频,将极端思想生动形象的传播出去,“闻到腥味的鱼儿就会自己游过来”。只要内容够耸人听闻、摄人心魄,就能够将人心中不满的干柴,点燃成仇恨的烈火。一旦火焰的温度达到爆点,哪怕是只有一个人,身边只有一把菜刀,他都能冲到街上杀人,然后,新的仇恨产生了,恐怖主义获得了继续滋生的沃土。

恐怖袭击不再依托系统的组织,不再需要人员和物质的渗透,被极端思想的细菌病毒感染了精神的人,会像活人被丧尸咬伤一般,立刻黑化为嗜血的恐怖分子,这就是近年来欧洲和美国接连发生的独狼式袭击。

因此,当此前一度横扫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政府军节节胜利,控制大片领土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即便最终丧城失地,也不能说他们被“消灭”了。其赖以生存的要素:世界许多地方脆弱甚至失控的秩序,极端的宗教意识形态,进入社交媒体的渠道,不平等的社会里潜在的极端思想信徒,仍然一个都不少。

而斯里兰卡的事件则表明,发动反恐战争的欧美国家不再是唯一的袭击目标。极端组织的触角,不仅让极端思想通过互联网散播,更瞄准那些安全漏洞,向哪怕是最和平的国家渗透、扩展、延伸,恐怖主义的嗜血是全球性的,“不挑食”。

血色的斯里兰卡可能只是新一轮恐怖主义泛滥的开始。有人会问,恐怖分子图什么?从权力到物质财富,那些恐怖组织领导者当然是获益者,而真正的袭击者则是满足极少数人邪恶私利的炮灰,他们和遇难者一样悲惨。

(本文首发于《多维CN》第46期)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